首頁?企業新聞


相關文章

以“換檔、轉型、升級”為主要特征的畜牧業新常態表現

2020-01-27164

關于經濟發展新常態,是黨中央和新一屆中央政府基于對科學規律和發展現實的深刻認識而提出的全新論斷。中國經濟呈現新常態,也即發展到了一個新階段,就是說,新的發展趨勢、新的發展標志及新的發展要求已得到充分、清晰和相對完整的呈現與歸納,并據此提出了一系列指導方針、政策,可謂一次重大轉折與進步。

當前,我國畜牧業在以往長足發展的基礎上,步入了以“換檔、轉型、升級”為主要特征的新常態或新階段。具體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新常態之新趨勢

行業或產業相當長一個時期的大體走勢或變化趨勢是判斷是否告別舊態步入新階段的基礎?!笆濉币詠?,我國畜牧業發展態勢出現了以下明顯變化,從而與前兩個五年計劃時期形成了鮮明對比。

1.產業擴張速度平穩下降,部分品種、部分階段出現了回調現象,市場供不足需已成為歷史。從改革開放之初到“十二五”初期,肉蛋乳等長線畜產品一直處于供不應求或緊平衡狀態。隨著禽蛋、生豬產能先后實現充足供應,鮮乳和牛羊肉則成為相對短線產品,價格一路攀升。但到了“十二五”中后期,這一局面也發生了根本性變化,這既與國內或區域內畜產品生產長期較快增長有關,亦與國內消費需求增長放緩,以及國外畜產品大量進口(及走私)相關??傮w看,畜牧業年平均增長速度已從7%~10%降至3%左右,有的品種還會出現年度負增長,這與經濟學供給學派的學說與收入拐點理論相符。

2.生產成本持續上升,提價及利潤空間大幅壓縮,發展動力不足。近十年來,飼料原料、雇工價格一路上揚,加之用地、保健及環保投入的增大,使得畜禽養殖快速轉型為資本密集型產業。目前,每公斤活豬飼養成本已達13.5元,每公斤牛奶成本達3.70元,與歐美及澳新等國相比,平均要高出25%~60%。在此情況下,畜產品要保持應有的贏利空間和市場競爭力非常困難。這也是近年大量肉、乳制品,特別是大包粉快速涌入國內市場,從而出現原奶降價、牛羊肉波動和生豬價格長時間低迷的主導因素之一。

3.產業轉型日趨加快,規?;?、集約化、合作化與專業化迅猛發育,正成為商品生產主體。近五年來,隨著發展新階段的到來,特別是市場的倒逼,使得整個畜牧生產呈現快速轉型之態,具體可以歸納為四個方面:即生產方式由大部分兼營兼業向專業化轉變,以迅速提高生產的效率和水平;組織方式由分散、獨立向協同、合作轉變,各類合作社、產業聯盟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目標是抱團取暖、組團發展;經營方式加快由粗放式向集約化轉變,科技與管理得到高度重視,節能、環保已融入企業文化之中;整個產業正擺脫傳統落后狀態,向著優質、高產、高效、綠色、環保的現代產業華麗轉身。這是一個長期過程,同時也是令人欣喜的旅程。

4.國內畜牧產業北移趨勢明顯,比較優勢變化與資本注意力的轉移加快了這一進程。長期以來,我國乳業以北方省份(黑龍江、內蒙、河北)為主產區,生豬則以中南部省份(四川、河南、湖南、湖北等)為主產區,肉牛肉羊則以草原牧區和糧食大?。ㄉ綎|、河南、安徽)為主產區。隨著東部、南部經濟發達地區步入產業升級新階段,土地、用工、投入品成本飆升,加之氣候、環境與環保的壓力,導致上述地區畜牧業生產條件向負面變化,比較優勢逐步喪失。在新《環保法》、《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以及《中央關于加快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相繼出臺后,畜牧養殖業開始向土地、環境、飼料及用工更具優勢的東北、內蒙轉移,恒大、匯源、中糧等各路資本、企業紛紛北上,建設集約化、現代化生產基地,尤以生豬業為甚。

5.產業發展越發具備理性與韌性,大起大落與無序競爭逐漸減少,產業自愈能力日益增強。多年來,“豬周期”往復不斷,規律性難以把握;蛋禽生產一年甚至有二三次波動;奶業的搶奶、拒收也多次上演,許多散小戶快速退出。但與此同時,那些長期從事養殖業并有一定市場把控力的企業家和準備大舉進入現代農業、食品產業的資本,從產業大勢著眼,繼續在優勢產區布局產業基地,有效彌補了散小戶的退出。尤其近兩年的漫長低豬價周期,并未像以前那樣導致基本生產力受到過大傷害;肉牛肉羊生產盡管近年也出現了少有的價格波動,但投資者仍舊看好產業前景。這是市場陶冶的結果,也是產業在波動、調控的往復博弈中逐漸成熟的過程。

新常態之新標志

判斷一個產業是否轉入新階段或步入新常態,必須有一些標志性的輪廓或事件與舊的階段或形態形成了反差并易于區分。它和新趨勢有必然聯系,又屬不同的坐標體系。歸納起來,大致有如下五點:

1.擺脫傳統落后走向現代化成為主導性標志。隨著產業的發展、市場的開放與競爭,以及理念、手段、方式的變革,畜牧產業也在經歷著驚喜與痛苦并存的蛻變。近三年,我國畜牧業迅速向規?;?、專業化轉型,我省僅新建的年存欄規模達2000頭(泌乳奶牛1200頭)的現代化奶牛養殖場即達182家,共有近萬個規?;B殖企業投入運營。這些企業一改傳統產業的散、小、弱、粗狀態,開始以工業化的理念、企業化的管理、合作化的機制和產加銷一體化的定位建設、運行,并把技術、信息與管理整合進產業組織與運營之中,使得產業的現代化有了基本支撐,其經營水平、生產效率及比較效益也得到了快速提高。

2.資本與品牌已成為強勢力量。在供求關系發生變化、市場競爭日趨激烈的今天,能夠以相對優越條件實現資源整合、形成主導性力量的,必須是具有雄厚資金實力、強大的品牌號召力及成熟的商業運作能力的大型企業集團或創業資本,否則,光靠本土企業或小型企業的自我積累或弱弱聯合,難成大器。目前,伊利、蒙牛、光明、飛鶴、完達山、貝因美等乳企已基本壟斷了北方奶源市場;溫氏、雨潤、雙匯、金鑼等占據了生豬產業的高地;恒大、匯源、中糧等開始強勢進入綠色食品和現代農業領域。這類企業無不是利用資本和市場的組合,以品牌為媒介來參與和贏得競爭的。這既是畜牧產業進步的標志,也是重要的助推力量。

3.國內市場面臨著日益殘酷的國際競爭。我國是全球最大的畜產品市場,一年即可消費6億多頭生豬。隨著加入WTO,特別是近幾年多個自由貿易協定的簽署生效,畜產品進口量迅猛增長,凈進口已成為常態。以乳制品為例,2014年,我國共進口乳品181.26萬噸,同比增長13.85%,其中進口奶粉92.37萬噸,同比增長8.1%;折合成原料奶,約為1169萬噸,是國內原奶產量的31.4%。嬰幼兒奶粉競爭更加劇烈,國外品牌市場占有率已超過50%。國內許多乳企為了降低成本、提升利潤開始部分或全部采用進口低價大包粉替代當地原料奶生產還原乳制品。此外,牛肉、豬肉、羊肉及液態奶進口量也呈逐年遞增之勢,形勢相當嚴峻。

4.安全已成為制約發展的首要因素。長期以來,畜產品總體上供不應求,市民曾憑票定量供應,農村只能靠自己少量飼養自給,人們的關注點與追求是吃到、吃飽。隨著生產的快速發展、供應的迅速改善,特別是人均收入超過最低保障線后,吃得好、吃得放心成為城鄉居民的關注焦點。近些年,國內相繼發生三聚氰胺、瘦肉精、蘇丹紅等食品安全大案,加之禽流感、藍耳病、小反芻獸疫等傳染病的局部發作,以及注水肉、病害肉大量流入市場的惡劣事件,使得畜產品安全成了輿論熱詞和炒作熱點;與此同時,人們對環境與氣候變化的關注度也越來越高,生態安全已上升為政府社會治理的重要目標。在新階段,如何通過技術、政策、法律等綜合措施保障畜產品、畜牧業和草原生態系統及牧場環境安全,已成為決定發展與否的首要因素。

5.資源稀缺與環境約束日趨嚴峻。當前,制約我國畜牧業發展的因素很多,最突出的即融資難、用地難、治污難“三難”問題。短期看,融資難最為突出,尤其在經濟欠發達地區。但長期看,土地、飼料、飲用水日益稀缺,草原植被大面積退化及被開墾利用,以及規模養殖企業糞污的收集、貯藏、處理設施配套建設與運行缺乏資金保障將成為限制甚至危及畜牧業發展的主導因素。以黑龍江省為例,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全省草原面積保有近億畝;到上世紀末銳減為6500萬畝,而近年的普查結果僅剩3100萬畝。近年來,新建專業化、規?;翀鲇衷庥隽藝谰挠玫刂萍s,基本農田不能用,荒地荒山無盈余,規劃調整無空間,建設用地成本高。如何統籌兼顧,加快破解新愁已成為現實命題。

新常態之新要求

新常態有新規律,新階段也必然有新要求。著眼于產業轉型升級的新現實,必須發揮市場和政府兩只手的作用,著力構建科學的評價考核體系,著力培育新型經營與競爭主體,著力轉變發展方式,著力動員各種力量參與創業創新,唯有如此,才能給新常態貼上新標簽。

1.產業運行模式必須適應市場競爭。商品生產和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已經讓養殖企業認識到了良種、良法以及科學管理的重要性,引進良種、采用新技術、新標準已成為共同的主動行為。但在新常態下,還必須認真研究那些成功企業的商業運營模式,并結合本地、本企、本行業實際,加以探索、修正、完善,使資源的配置、資本的利用、市場的拓展、信息的整合、人才潛能的發揮達到最佳。這方面,廣東溫氏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示,同時也證明,只有把先進科技、規范化管理與充分適應市場競爭的商業運營模式相結合,才能在市場競爭中牢牢把握主動,并迅速做大做強。

2.培育新型主體成為重要任務。以往,畜牧養殖以千家萬戶、兼營兼業為主,市場發育及產品競爭不充分,所以培育市場競爭主體擺不上工作高位。但在新常態下,各級政府和主管部門的重要使命之一,就是培育、扶持各類市場競爭主體,使之具備參與競爭的資格和能力。從養殖環節看,要把支持的重點向規?;彝ツ翀?、專業化合作社和現代化養殖企業轉移,并通過淘汰落后,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從全產業鏈看,要著力培育能把農戶組織起來,能把當地資源充分利用起來,具有品牌號召力的產加銷一體化企業或企業集團,如河南中鶴集團那樣,在做大產業的同時,能讓廣大農民致富,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

3.鏈式組織、實現一二三產業深度融合是必由之路。在產業升級過程中,各地開始重視按產業鏈來配置資源、培育企業,像飛鶴等提出全產業鏈發展模式;從全球化角度,著眼于產業分工和比較優勢發揮,國際上又提出了供應鏈概念;同時許多優勢資本與企業提出通過協同、合作,共同打造價值鏈。這種鏈式組織、全系統聯動方式理應成為今后的發展主流。最近,中央又提出了一二三產業深度融合的命題。從畜牧產業來看,就是要將一產的養殖、飼草飼料種植,二產的畜禽產品與飼料加工、畜牧裝備生產,與三產范疇的牧場建設,技術、信息、管理服務及投入品供應與產品流通等進行統籌組織,高度對接,進而實現資源的高效利用、利益的均衡分配、優勢的充分發揮。當前,應以農牧對接互融、產加銷服一體為主要工作著力點。

4.綠色、生態、環保、可持續成為剛性要求。在新常態下,必須把發展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綠色畜牧業放到更加重要位置,嚴格執行基本草原劃定和確權登記及養殖分區制度;牧場建設必須配建糞污治理與資源化利用設施;大力發展綠色、無抗養殖,并依據資源承載力和環境消納能力確定發展規模。與轉方式要求相適應,在確定產業發展規劃時,要相對弱化數量的擴張,注重構建和完善科學的評價體系,把畜產品質量、畜牧業安全、養殖企業效益和單位資源產出水平作為衡量產業發展質量的主要指標,使粗放式增長快速轉化為以質量效益和競爭力為主的集約化方向上來,把綠水青山留給子孫。

5.創業與創新成為構建新優勢的不二選擇。在新常態下,為了擺脫“三難”問題,破解成本地板和價格天花板難題,并在此基礎上構建基于市場競爭的新優勢,必須走全民創業、全力創新之路。創新產業的組織與運行機制,切實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強化政府的市場監管職能;充實行業協會的協調、服務功能;創辦和壯大一批產業龍頭,把千家萬戶組織起來,壯大產業鏈。以“互聯網+”創業大潮為契機,創新畜牧產業形態,在加速產業信息化建設的基礎上,把傳統產業與現代技術充分融合,誘導和衍生出精準牧業、智能牧業、遠程牧業等新的高級形態。借助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技術,破解風險控制、產業調控等難題,盡快實現二次創業和產業躍升。

0

最新捕鱼游戏平台下载